修身养性。

一点点没屁用的感想。
关于黑执事最新话。
我没疯。

说实在的,其实从各种伏笔里我也能猜到,但是真的没想到老师说画就画,根本不犹豫……不愧是监制过r18游戏美术的老师啊……
因为这些年日漫市场太多套路了,披着深沉背景搞笑的,草蛇灰线伏笔千里最后全是坑的,顺着读者老爷们的意思不痛不痒地随便虐虐的,可以说是严重市场化了。

所以当作者理所当然地把刀一点点降下来的时候,我们还是有侥幸心理的。
【因为作者会迎合读者,这是常态。】
当大家都以为这把刀会轻轻划过脸颊的时候,作者把它直直插了下去,以一种相对隐晦的手法,但还是让太久没被真正意义上虐过的读者震惊了。
【这个女人,居然真的敢捅我。】
不过大家都不是霸道总裁,所...

一个双杀手脑洞

正义的杀手和随意的杀手。

月黑风高杀人夜
安迷修坐在衣香鬓影的背景里,淡淡地开口道,“不杀老人,不杀小孩,不杀女人。”
这是天下皆知的规矩,安迷修的“三不杀”。
“哟,真凶,双剑的安迷修怎么对我一个弱女子疾言厉色的。”
对面的女子毫不在意他冷淡的态度,反而调侃起他来。
“我当然知道您的规矩多,这不是千挑万选给您选了个最适合的对象嘛。”
“……凯莉小姐,请不要再开在下玩笑了。”安迷修的冷淡裂开了,他的声音变得有些无奈,“在下……真的不适应这样的地方。”
他上次进来就被漂亮姑娘蹭来蹭去的,吓得脸红耳赤说话结巴,还被凯莉调戏了大半个时辰,还说什么要叫姑娘来给他开开荤。这次不得已才冷脸以对,加上背上两把大剑,吓退...

周一围x尹正,真的好吃。

持剑的王子和扛锤的王子

不知道是西幻还是日式RPG背景,反正瞎写的鸡血产物。

不过我还偷偷设定了很多,希望我哪天鸡血再上头把这个写完。


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意外,亿万富翁可能一夜之间一贫如洗,穷小子也可能一夜暴富。

很不幸,安迷修现在是一贫如洗的前者。


昨天他刚刚帮一位慷慨的老爷找回他失踪的爱马,并在途中斩杀了几条低级的飞龙,救下一位活泼可爱的少女和那匹毛发雪白柔顺的马儿。那位老爷给了他丰厚的报酬,尽管邂逅美丽的小姐和高贵的马儿于他而言已经是最好的报酬,他还是收下了那些足以支持他旅行三年的钱财。

这笔意外之财让他挺开心,于是他邀请那位被救下的少女一同前往附近的篝火酒...

脑洞流产

我在公交车上想到一个梗。
大江山校园的主宰追求校花红叶,在一次告白后被拖进小巷子里暴打了一顿。
我们红叶跟这个校园傻大哥不一样,是社会一姐,不抽烟不喝酒不说粗口,习惯良好成绩优异,偶尔拿枪突突人,顺便掌握一下黑暗世界的军火交易。(这是乱讲的)
被酒吞告白当天,被晴明拒绝了,气到晕厥,看到沙包上门不打白不打。
是的,大江山的主宰怎么能用庸俗的语言告白,必须先一个壁咚再一个邪魅狂娟的笑容然后挑挑不存在的眉毛,用低沉的烟嗓问,做我的女人吗?
这还不被打,红叶人设就崩了。
虽然这样酒吞的人设好像就崩了。
算了吧,同人随便崩啦(踩一脚ooc油门)。
然后小弟茨木就要给酒吞报仇,又被暴打一顿。
太惨了,阎魔看了会沉默。
晴明...

想到关于彩妆梗的一个笑话。

★伪直男
安倍晴明:我真的是直男,这么多年了。我连nars的色号都分不清。

★真直男
源博雅:啊?nars是什么?

直男怎么可能知道nars呢。

我也长大了,是时候转型做个美妆博主了,冷笑话博主没有前途。

相思只自知,老天不管人憔悴


非常恶劣的直男晴明,非常不黑的ooc黑晴明。

用眼神双向暗恋。

安倍晴明迈入平安京大学的第一天,就被人挡住了。

“你好!请问你是不是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

安倍晴明无奈而熟练地回答道,“我不是那个著名的直男彩妆博主。”

“可是……明明长得一模一样……”

名叫红叶的漂亮女孩怀疑地看着他,担心他再次否认似的,赶忙开口解释。

“请放心!我只是您的粉丝而已!网上那些人不明白您的妆容是怎样的艺术!”

“不是我,我不画那么丑的眼妆。”安倍晴明温和地说,“你年纪轻轻不要学那个博主的妆,还用韩国货*,对皮肤不好。”

女孩大受打击地看着他,满眼的难以置信。

安倍晴明转身就走,心里还在想,忘记夸...

什么几把

深夜重温自己写过的东西,笑了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过了这么久,毫无讲笑话的乐趣了,感觉变成了一个冷笑话发射机,噗噗噗。
明明挺好笑的。

我刚刚开始在这里自娱自乐的时候,幻想有一天变成段子手,开班授课。
后来我就放弃了。

翻到我冒犯契科夫的那篇文,心想,这是谁写的,什么几把???

说来,卸载lof的契机好像是因为有一天上来看了眼,心想,这都是谁写的,什么几把???
又好像是因为,这都是什么版面???怎么这么丑???
今天我明白了,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,英语七选五,太难了。

气死了,这是哪里的七选五,想要报警。

【脑洞】醉汉与清醒的魔鬼

契科夫短篇小说同人,是的就是那个契科夫。

你看那边那个陨石坑好大!!!

你说啥???那是我的脑洞啊。


【魔鬼在炉子上睡了一夜还说了一夜的梦话。临近早晨的时候,他不见了。】


这真是怪事,拉赫玛托夫早上起来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不禁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做了个梦。


很快炉子旁的精致信封打消了他的怀疑,漆黑的信封上盖着红色的印章——地狱办公厅。

【亲爱的拉赫玛托夫先生,很高兴昨夜能够与你畅谈,一吐心中的抑郁,我真是许久没有同人类愉快地聊天了。要知道,地狱真的是个忙碌的地方,这次如果不是你醉酒了,我也遇不见你这样的妙人儿。但我想你看着像个好人,我知道,好人都是不愿见到魔鬼的,那我倒是乐意为您提个...

我我我又跳坑了

蔺流好好吃啊……为什么没有粮……为什么没有粮……为什么[哭出声]!!!!

© 谨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