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身养性。

脑洞流产

我在公交车上想到一个梗。
大江山校园的主宰追求校花红叶,在一次告白后被拖进小巷子里暴打了一顿。
我们红叶跟这个校园傻大哥不一样,是社会一姐,不抽烟不喝酒不说粗口,习惯良好成绩优异,偶尔拿枪突突人,顺便掌握一下黑暗世界的军火交易。(这是乱讲的)
被酒吞告白当天,被晴明拒绝了,气到晕厥,看到沙包上门不打白不打。
是的,大江山的主宰怎么能用庸俗的语言告白,必须先一个壁咚再一个邪魅狂娟的笑容然后挑挑不存在的眉毛,用低沉的烟嗓问,做我的女人吗?
这还不被打,红叶人设就崩了。
虽然这样酒吞的人设好像就崩了。
算了吧,同人随便崩啦(踩一脚ooc油门)。
然后小弟茨木就要给酒吞报仇,又被暴打一顿。
太惨了,阎魔看了会沉默。
晴明...

想到关于彩妆梗的一个笑话。

★伪直男
安倍晴明:我真的是直男,这么多年了。我连nars的色号都分不清。

★真直男
源博雅:啊?nars是什么?

直男怎么可能知道nars呢。

我也长大了,是时候转型做个美妆博主了,冷笑话博主没有前途。

相思只自知,老天不管人憔悴


非常恶劣的直男晴明,非常不黑的ooc黑晴明。

用眼神双向暗恋。

安倍晴明迈入平安京大学的第一天,就被人挡住了。

“你好!请问你是不是……”

“不是。”

安倍晴明无奈而熟练地回答道,“我不是那个著名的直男彩妆博主。”

“可是……明明长得一模一样……”

名叫红叶的漂亮女孩怀疑地看着他,担心他再次否认似的,赶忙开口解释。

“请放心!我只是您的粉丝而已!网上那些人不明白您的妆容是怎样的艺术!”

“不是我,我不画那么丑的眼妆。”安倍晴明温和地说,“你年纪轻轻不要学那个博主的妆,还用韩国货*,对皮肤不好。”

女孩大受打击地看着他,满眼的难以置信。

安倍晴明转身就走,心里还在想,忘记夸...

什么几把

深夜重温自己写过的东西,笑了。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

过了这么久,毫无讲笑话的乐趣了,感觉变成了一个冷笑话发射机,噗噗噗。
明明挺好笑的。

我刚刚开始在这里自娱自乐的时候,幻想有一天变成段子手,开班授课。
后来我就放弃了。

翻到我冒犯契科夫的那篇文,心想,这是谁写的,什么几把???

说来,卸载lof的契机好像是因为有一天上来看了眼,心想,这都是谁写的,什么几把???
又好像是因为,这都是什么版面???怎么这么丑???
今天我明白了,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,英语七选五,太难了。

气死了,这是哪里的七选五,想要报警。

【脑洞】醉汉与清醒的魔鬼

契科夫短篇小说同人,是的就是那个契科夫。

你看那边那个陨石坑好大!!!

你说啥???那是我的脑洞啊。


【魔鬼在炉子上睡了一夜还说了一夜的梦话。临近早晨的时候,他不见了。】


这真是怪事,拉赫玛托夫早上起来,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不禁怀疑自己昨晚是不是做了个梦。


很快炉子旁的精致信封打消了他的怀疑,漆黑的信封上盖着红色的印章——地狱办公厅。

【亲爱的拉赫玛托夫先生,很高兴昨夜能够与你畅谈,一吐心中的抑郁,我真是许久没有同人类愉快地聊天了。要知道,地狱真的是个忙碌的地方,这次如果不是你醉酒了,我也遇不见你这样的妙人儿。但我想你看着像个好人,我知道,好人都是不愿见到魔鬼的,那我倒是乐意为您提个...

我我我又跳坑了

蔺流好好吃啊……为什么没有粮……为什么没有粮……为什么[哭出声]!!!!

求文orz

想看sm和tm的,想看sm和tm的,想看sm和tm的,重要的话说三遍。

想想李四千里寻宅总锤锤跨越一个地球追根妹这都是老耿了可是sm跨越了一季追tm为什么没有文[再见]

爱上一个没有粮的cp,冰冷的雨水打在我脸,刺骨的冰锥插入我心,宝宝真的心好累哦。

【全职高手】全员向论坛体5

这次是卢刘专场,后面会带喻黄玩。

其实卢刘卢无差……

猜猜发帖人?


【天杀的台风】大家还有什么存粮(ಥ_ಥ)


#01 饿

现状如id,楼主现在家里只有一杯纯牛奶和一碗泡面……可是楼主家里没热水了啊!停电了啊!目前手机满格一个充电宝待机……明天可能要去亲戚家避难了心好累。


#02 = =

心疼……每年台风都这么几天,熬过去就好了。


#03 = =

看着楼主的存粮哭了起来。

[图.jpg]

我就剩一盒刚买的健胃消食片了……真是想死。


#04 = =

晒存粮……?

[图.jpg]

如果新买的老鼠药也算的话[手黄再]


#05 = =

楼上比我好……我新买的是老鼠粘……


#06 =...

「弓幻/诗白」七月流火

设定弓手/吟游x幻术师/白魔,阳光健气精灵族小流氓x认真内敛拉拉菲尔族小傲娇,年下。

cp名我随便起的!

自己动手!丰衣足食!组织这是我这个月的团费!

题目和文没有关系!七月流火都是骗人的!还是热的要死啊!!!

1A

弓箭手奄奄一息地靠着大树,看着远去的魔物,哇地吐出一口血。

【啊啊,又要被牧场的那位啰嗦了。】。

他眯着眼,对远处一步步走来的白色身影扯出笑容。

【呵,幻术师,你来为我唱诵安息的经文吗?】

1B

散落的树枝对幻术师来说也是不小的阻碍,他用矮小的身体前进着,一步步走向树下的弓箭手。

他看到濒死的弓箭手抬起头,有血污凝固在眼角。

【你来为我唱诵安息的经文吗?】...

拉拉肥太可爱啦!!!

© 谨诺 | Powered by LOFTER